外遇
外遇問題外遇調查處理專家

外遇龍捲風

外遇心事,女人心事-外遇問題誰人知?

外遇偷情要不要原諒?

楊雀+杜明翰/讓我們再牽一次手

一場生命中難以承受之重,卻讓他們重生,再次牽手相伴。
有對夫妻幾乎從不爭吵,即使有孩子,每星期兩人還會刻意抽一天單獨約會,是外人稱羨的幸福佳偶,但結婚15年後的某一天,太太突然發現先生從婚後第9年起有外遇。
如果事情發生在你身上,你覺得你們彼此還能破鏡重圓,執手偕老嗎?
楊雀和她先生,台灣世界展望會會長杜明翰就能做到。

約9年前,當時在台灣微軟擔任副總的杜明翰,主動向楊雀坦承與公司女同事長達6年外遇,楊雀悲痛欲絕。她在學校當輔導老師,常帶一些媽媽團體,熟知美滿婚姻的幾大要素,不敢相信外遇這種事竟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?

「他跟我說他有外遇時,讓我覺得最痛的,不是他有外遇,而是我的信心整個被擊垮。結婚15年來,我努力扮演好各種角色,那一剎那,我心想:我的生命到底怎麼了?」眨著雙明眸大眼,楊雀以低沈的嗓音透露,當時她第一個念頭是想死,其次是離婚。

楊雀7歲時,爸爸外遇,排行老三的她從小聽媽媽說「男人不是好東西」、「女人要莊敬自強」。父母感情不睦,她心中暗許日後不跟媽媽拿同樣的劇本。 她認為媽媽因為沒受什麼教育才吃苦,所以在窮困的經濟狀況下,從小她就工讀,一路向上唸到碩士,之後並跟大學時代即相識的杜明翰結婚。 她自認為婚姻經營得還不錯,是眾人口中的好太太、好媽媽、好媳婦,不懂為 什麼一路努力,到頭來卻跟她媽媽命運相同,也遭遇丈夫外遇? 所以當她40歲那年,聽到杜明翰的外遇告白,她脫口就說:「男人真不是好東西!」說完,連自己都嚇一跳。

她痛哭三天三夜,完全不看杜明翰一眼,她不相信最親近的丈夫怎麼會背叛她,為什麼她篤信的上帝要這樣待她? 不過,也因為虔誠信仰宗教,她在悲傷中一直祈求,也相信神會帶領她,所以經歷三天三夜的痛苦後,第四天清晨她決定重建婚姻。當天恰巧是西洋情人節,兩人決定把這天訂為另一個結婚紀念日,代表兩人關係的新生。

但重建之路是很辛苦的,特別是事發後至少一、兩年內,而且楊雀也認識第三者,情緒更強烈。有時只是看到杜明翰的護照、瞥見路上的旅館,都會勾起她不舒服的感覺。

比犯人更辛苦的獄卒

事發後一個月,有一天楊雀開車時想起這件事,情緒再度激動,整個車在路上蛇行,非常危險,她趕緊停靠路邊,在車上嚎啕大哭,覺得眼前的生命之路如此難,怎能走得下去?自己都已經那麼委曲求全了,上帝還要她怎樣?難道不計對方的錯而饒恕他,這豈不便宜了對方?

痛苦不已的她在車上想起聖經的故事,腦海中突然有個圖像:她跟杜明翰都被關在監牢裡。因為不饒恕對方,等於也把自己一輩子關在牢房,如同獄卒看守犯人。何況獄卒比犯人辛苦,犯人在牢裡可以吃喝睡,獄卒卻必須全神貫注緊盯犯人,怎麼自由?除非把犯人放了。

她猛然醒悟:把饒恕想成便宜對方,只是蛋糕上的糖衣,真正的內涵是──釋放自己!饒恕是為了自己!

那天回家後,她提筆寫了封信給第三者。信中最後一段內容是:「耶穌愛你,我也愛你,我們夫妻願意一輩子成為妳的好朋友。」

這段偉大的話,其實楊雀以「咬牙切齒」的心情寫下。既然這麼難,為什麼要勉強?受訪時她笑道,她知道那是該做的事──不是為第三者,也不是為杜明翰,而是為了她自己,她不要被關在監牢裡!

「饒恕跟對方改不改過無關,而是你不再因對方犯的錯而受罰,」楊雀說:「他跟我講有外遇,我覺得被捅了一刀。但是人在恨裡,就會把別人傷害你的事實,變成錄影帶、錄音帶,沒事就會再放一遍、聽一遍,就像拿一把刀在自己的胸口上再捅一刀,即使那個事實已經過去了。人家只捅你一刀,但到最後你會怪別人捅你千瘡百孔,坦白講,這不公道,其實九百九十九刀,都是自己捅上去的,不斷自我傷害」。

當她把信寄出去後,她發現,原本心中第三者巨大的身影,頓時減了一半,儘管第三者後來並沒有回信。

要補償,就不可能有愛
她也知道,如果要重建婚姻,絕不能一直把焦點放在外遇,特別是杜明翰已結束出軌,再去蒐集更多過去的證據,無疑與重建之路背道而馳。「我不問,其實也是在幫助自己,」楊雀說。

當陷於低潮的情緒中,她不質問杜明翰跟第三者之間更多的細節,只會很傷心地問杜明翰:「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」然後要求杜明翰不用跟她講道理,但一定要在一旁陪伴她、抱抱她。

另外,她在重建婚姻之初就跟杜明翰說好,選擇留在婚姻,不是要他做什麼補償。因為學輔導的她深知,兩人如果要繼續走下去,她絕不能擺高姿態,抱持「你犯錯後要回來,我倒要看看你做了哪些來彌補」的受害者心理,因為這麼做,只會讓杜明翰滿懷罪惡,無益婚姻。

「就算真的補償,人會累,而且在補償的心理下,愛不可能出來,那是贖罪。結果等罪贖完了,對方可能還是會出走,」楊雀說。

楊雀的寬恕態度,在杜明翰口中是「很重要的禮物」,因為:「如果一個曾經犯過錯的人永遠在罪惡感當中,就永遠不健康,」事隔多年,戴著眼鏡長相斯文的杜明翰感性地說,被外遇者受的傷害不是外遇者補償就可撫平的。但當楊雀給出這個禮物,他很自然地回應,兩人之間就會產生信任感和連結,「那是一種重新建造的愛情,不是補償,」杜明翰認為。

所以,在重建過程中,他學習體諒、學習忍耐、學習陪伴,即使一開始因為楊雀的情緒起伏而有點沮喪,一再覺得兩人互動又回到原點,但慢慢漸入佳境。

第三者只是冰山一角
與寬恕之路同時並進的,是整理、回顧自我之路。他們至少花一、兩年時間,好好整理自己,甚至上些自我成長、生命回溯的課程。面對外遇衝擊時,楊雀慶幸當下她問對了問題,她的生命到底怎麼了?逼使她面對自己。

尤其面對外遇,與其把焦點放在第三者,更不如積極地重新找回自我。「外遇一般都在解決第三者的問題,那只是冰山一角,」楊雀說。雖然她長期做輔導工作,但大部份時間幫別人釐清問題,反而很少真的看自己。面臨生命至今最大的打擊,讓她有機會省思。

她發現自己有個根深柢固的信念──必須要夠好,別人才會愛她,所以總在扮演別人期待的角色。另外,「愛」的關係應有「給」有「受」,但她發現她給的很自在,因為那是她建立自尊的來源;卻受得不自在,因為自覺不配。

她也想起婚姻中的一些瑣碎,從中看到自我貶低的心態。
例如,有天傍晚她從學校下課返家後,急忙脫掉高跟鞋、套裝,趕進廚房煮飯。隔一會兒,難得能早下班的杜明翰也回到家,踱步到廚房問了句:「楊雀,狗餵了沒?」她聽了,差點沒把手中的刀鏟丟過去,生氣回道:「人都沒餵,還餵狗?」 杜明翰被罵得落荒而逃。

為什麼人家問餵狗沒,好意幫忙做家事,自己會那麼生氣?楊雀在整理心情的過程中捫心自問,領悟到原來因為從小家庭環境不如人,心中早有「人不如狗」、自卑的心理按鈕,一聽到先生回家先問狗,沒問候人,馬上無意識地覺得對方真是瞧不起人,她的地位不如狗。
於是她為童年的失落好好地哭,也對過去重新解讀跟反應,重新改寫自己的人生劇本。

杜明翰:「享齊人之福是讓自己愈來愈走在黑暗中。」
關係是一種連結,一個真正的連結是彼此能坦誠地放下面具,不怕暴露軟弱缺點,就是突破的起點。如果不懂得連結,慢慢地會不肯把自己的需要告訴對方。 我那時太忙。忙,卻抓不到方向,忙亂了。回到家,很多事夫妻可以互相支持,但是在惡性循環中,我漸漸不願意講了。而一個人在忙碌或很失意時,對自我的管理能力比較弱,也失去負責的態度,沒有好好面對自己。

我不是不知道(外遇)這種事不對,可是不對的事,我偏偏去做。人都有良知的。問題不在於知識,而是人有沒有能力去面對。
我心裡一直掙扎,知道不對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。覺得趕快了斷,不要外遇了,可是(斷了)又常常跑回去。就是沒有回到原點,沒有回到我自己、我跟妻子真實的互動。

人這時會掉到另一個害怕裡,不敢面對自己,不敢面對現實,我當時沒有膽量處理這個事情,所以就一直逃避,然後在裡面不容易出來,我相信很多外遇也是這樣的。明知道不會有結果,而且不對,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辦,就混日子。但我知道如果這樣下去,一定會毀的。

有人說男人外遇最大的理由,是尋求被了解。這句話也對,也不對。外遇當中,你好像突然覺得找到知音,對方比較了解你,這是很真實的。但這只對一半,是表面的糖衣。就好像你明明感冒了,卻跑到吹著冷風的戶外,去尋找對你沒那麼了解的人,當他給你一件衣服穿,你就認為好溫暖,他是最了解你的人。這其實是錯的,卻是當時你最需要的,你就掉進很壞的循環裡。

最了解你的,應該是另一半。從外遇去找解決之道,是很矛盾的事。表面上堂而皇之,但自欺欺人,也不負責。

享齊人之福,以為自己得到兩份,其實加起來搞不好是零,兩個都得不到,最後連自己都失落了,把自己撕裂成兩個人,典當掉生命跟靈魂。

這也讓自己愈來愈不自由,愈來愈走在黑暗中。當有愈來愈多事不能講,有多痛苦、多不自由?要躲要藏,怕作夢會說出來,到處提心吊膽,活在這樣當中,把自己關起來,還有什麼喜樂可言?

大家都想把黑暗面藏起來,愈那樣就愈難突破。最重要的因素是面子問題,害怕面對自己。(外遇)做抉擇是一定要的,不能一直混下去。最好的抉擇是,好好重新面對自己,看自己的生命出了什麼問題,再來看婚姻中,怎麼做最好的抉擇。最好跟太太一起好好面對這件事,很坦誠地溝通。

楊雀:「受害者尋求報復, 生還者尋求救贖。」

在外遇的狀態下,我們很容易把對方當成迫害者,我就是一個受害者。當把自己當成受害者時,只會蒐集更多證據,證明自己就是受害者。這樣做,坦白講,你要討的公道也討不回來,因為事情已經發生了,只會讓你在很多苦毒憤恨中。 即使你離婚了,你還是帶著那個恨。而且如果你一直把自己定位是受害者,不可能走饒恕的過程。如果真的要不被對方傷害,一定要饒恕,這是醫治必須要走的路。

當人不把自己定位是受害者時,人才可能謙卑:他有外遇,我要負哪一部份的責任?即使對方錯80,我的責任就是去整理我的20。

我從決定要重建婚姻的那天起,我給自己一個期許:我不是一個受害者,我是一個生還者。因為受害者尋求報復,生還者尋求救贖。有「我要讓我的人生不一樣」的態度,就會帶出不一樣的人生。人其實有掌控權,別人傷不傷得了你,某種程度也是看你要不要跟他合作。沒有一個人可以害你不快樂,除非你決定讓自己不快樂。

寬恕絕對不是忘卻,如果能忘卻,你就不是人了。寬恕跟對方悔不悔改無關,但你在寬恕的過程中,開始找回自由,釋放自己的自由。

瀏覽更多外遇問題: